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txt-第三百六十七章:佐藤家傳宗接代的任務鑒賞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小說推薦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武田真澄似乎真的跟那群改造人划清界限。
那天从郊区回来后,她就重新变成了无所事事的咸鱼状态,每天都是晚出早归,游手好闲。
但方诚宁愿她继续像之前那样忙碌到脚不沾地。
因为这女人好像跟他杠上了,直接化身成为大功率电灯泡,训练场也不去,整天就是跑到汽修店跟南宫沙耶混在一起。
方诚很想跟南宫沙耶更进一步,丢掉这可耻的童贞,结果被武田真澄给硬生生搅合了。
要不是家里人太多,方诚真想让她知道,得罪一个饥渴的老色批是有多么的危险。
神崎凛倒是像之前一样忙碌,每天都是一脸疲倦的回来,偶尔还会通宵达旦的加班。
方诚很怀疑对策部是否真的有这么忙,但她表示自己年纪轻轻坐上高位,就必须亲力亲为认真工作,免得下面的人不服气。
佐藤隼人一个星期就会回家一次,每次都会穿着女装回来,搞得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如果哪天不穿女装的话反而会觉得奇怪。
而且这家伙自从搬出去后,每次见到他都是荣光焕发,一副处于热恋中小女人的模样。
方诚就曾私底下找他询问过:“隼人,你跟九条吾什么时候结婚?”
“团长,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好不好。”
佐藤隼人每次都要向方诚证明自己的性取向正常。
至于为什么容光焕发,每天二十四小时被舔狗无微不至的关照着,换你你也会心情愉悦。
然而佐藤麻衣对哥哥的解释并不相信,有一次趁他回来的时候,偷偷翻阅他的手机浏览记录。
然后满脸严肃的找到方诚,将手机拿给他看。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txt-第三百六十七章:佐藤家傳宗接代的任務推薦
佐藤隼人的手机里多了几条诸如“对同性有点好感怎么办”,“女装久了会不会影响性取向?”“同性恋是天生还是后天”的浏览记录。
方诚看完后,只觉得佐藤隼人实在是一点教训都不吃。
上次忘记清理电脑垃圾箱被妹妹看到,结果就是被父母吊起来打,这次又被妹妹找到蛛丝马迹。
方诚对佐藤麻衣问道:“如果你哥哥真的找了个男朋友,你打算怎么办?”
虽然麻衣平时都喊着支持哥哥,但如果隼人玩真的话,她应该不会同意吧?
佐藤麻衣思考一下,然后抱住方诚,脸红红道:“那佐藤家传宗接代的任务,就只能由我自己来完成,诚哥哥,你能帮帮我吗?”
精品都市异能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討論-第三百六十七章:佐藤家傳宗接代的任務鑒賞
方诚:……
好家伙,现在的小女生还真是不容小觑啊,无论是心思还是胸怀。
年纪轻轻,就敢觊觎方诚的祖传DNA。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愛下-第三百六十七章:佐藤家傳宗接代的任務讀書
至于佐藤隼人是不是真的改变了性取向,佐藤麻衣的想法是顺其自然,无论是给自己找个嫂子还是找个姐夫,都没问题。
她最近忙着跟朝香明惠一起,调查方诚和她弟弟是否被领养的问题。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调查,再借用了神崎凛的资源,终于查清楚。
“诚君。”
朝香明惠晚上拿着一堆资料来到方诚的卧室中,递给他:“我的父母,还有你的父母,的确有过领养男孩的记录。”
方诚接过资料看起来,内容十分详细,甚至连方诚他父亲不孕不育的医检报告都有。
而朝香明惠的母亲因为身体原因无法生二胎,夫妻俩又十分希望能有一个儿子,所以在生了朝香明惠后,又领养了一个小男孩。
从资料上看,方诚和朝香诚除了相貌十分相似之外,年龄不一样,被领养的时间,以及所处的孤儿院也不一样。
但相同之处却有,比如两人都是被遗弃在孤儿院门口,这一点和玉川秀一样。
方诚还特意叮嘱朝香明惠,要记得调查是否有隐秘账户向孤儿院捐赠。
调查的结果不出所料,在他和朝香诚被孤儿院收留后,就会有一个隐秘账户向孤儿院捐赠,在两人被领养后,捐赠也随之消失。
虽然查不到账户持有人,但三人的共同遭遇,已经可以判断出一个事实。
有人或者有组织,在向东京内的孤儿院遗弃相貌相似的男婴。
遗弃后会定期向孤儿院捐赠金钱,确保孤儿院能够运转,等到男婴被领养,捐赠才会取消。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那么,这些被领养的男婴,会不会在长大后而在监视当中呢。
这些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方诚正在沉思着,脑袋忽然陷入到一片温柔之中。
朝香明惠双手抱着方诚的脑袋,柔声道:“诚君,你现在过得很好,有爱你的人,有那么多关心你的人,无需再介怀过去。”
她也很惊讶自己的弟弟竟然是领养的,不过弟弟和父母都已经过世那么久,知道真相后也不会有太大的感触。
反而更担心方诚在知道自己是被遗弃后感到伤心。
不过她的担心是多余的,方诚一个异界来客,根本就不会对身世感到伤心,只是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罢了。
“关心我的人,我知道。”
方诚把脸埋在她怀里蹭着:“谁是爱我的人呢?”
“是我哟。”
朝香明惠把方诚的动作当做是在撒娇,怜爱的抱着他:“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这句话听着在表白心意,但似乎又意有所指。
“这种肉麻的话你怎么说得出口啊!!”
叶语卿在她脑海中调侃着:“我的鸡皮疙瘩都快掉一地了。”
朝香明惠没有搭理她,享受着和方诚的温存时光。
良久之后,她才说道:“诚君,藤原博哲曾经提议过社会化抚养,你和我弟弟的遭遇,会不会与他的提议有关系?”
藤原博哲是11区最有名的科学家,活跃在九十年代中期,一手奠定了11区的科学体系,被誉为11区的科学之父。
他曾经就提议过,将社会上所有婴儿都集中起来,由政府进行社会化抚养,统一养育成才,这样政府就能够最大化的进行人才资源调配,同时节省社会的养育资源。
为了验证自己的提议,他还真的组织过数百个婴儿的集体抚养,但最终因为反对声太多而取消。
藤原博哲已经逝世很多年,不过他这套社会化抚养的拥趸很多,说不定真的有人私底下这么玩,是一个可以调查的方向。
方诚跟朝香明惠相拥在一起,把正事说完之后,他忽然凑到明惠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我有个好玩的实验,要不要试试看?”
听完实验内容,叶语卿毫不意外的尖叫起来。
朝香明惠却脸红红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