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cfq精品玄幻小說 劍骨討論-第四百八十七章 當年故人閲讀-q29k9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煌煌剑芒,盖压天地。
宁奕一出手。
便是倾尽全力的杀招。
狂龙破天 天之境
“砸剑!”
磅礴阴云,都被这一剑劈散,无边风雷,呼啸轰鸣。
家有小尾巴狼 现代童话
飞身掠出摘星楼的年轻剑修,与那道垂落九天的雷光剑芒,交织飞舞,定格成一副凝固画面。
正当朱密神色大变,准备硬接这道剑芒之时。
异变横生。
宁奕忽然皱起眉头。
他能感觉到,自己递斩而出的剑意,在空中竟然凝滞,似乎有一股庞大意念,破碎了虚空,托住了自己的剑气!
有高手,而且还不止一位。
“嗖嗖嗖”三道破空之音,陡然响起——
天都城头,铁律方向,那张泛黄符纸震颤作响,映射出一道柔和有力的暖光,照破阴云。
光芒之下,三道身影,踏出虚空,各自悬于摘星楼一角,呈三角之势,将宁奕朱密兜转在内。
竟然是三位涅槃强者,降临摘星楼。
雷云子。
酒泉子。
还有一道红色雾气包裹的枯败身影,就站在朱密背后。
宁奕肉眼望去,只见一片红雾,模糊不清。
运用神通再次观察,依旧看不清那位“神秘存在”的真身。
只能看出丝丝缕缕的杀念,围绕着中心一股极其强悍的意志旋转,如风雪,如雨雾。
雷云子和酒泉子宁奕已经见过。
这位神秘存在,又是谁?
红拂河内,沉睡着诸多守护皇族的强大涅槃……此人身上不受控制地溢散出腐朽气息,恐怕是存在于数百年前的老古董了。
这位神秘存在给自己的第一印象非同寻常。
与雷云子,酒泉子不同……此人很强,而且极度危险。
这身上密集的杀念,单单是多看几眼,便让人觉得压抑。
修行“杀道”成就涅槃之身的,都是不可招惹的疯子。
宁奕知道,自己不顾铁律规矩出剑,会招惹到红拂河的老家伙们。
但他没有想到。
这些人,来得竟这么快!
自己刚刚出剑,他们就降临了。
……
……
虚空之中,铮铮剑鸣。
细雪被雷云子和酒泉子合力出手拦住,磅礴剑气,就悬在朱密头顶数丈。
双手结阵的朱密,神情阴沉,额头已有汗珠凝聚,被宁奕剑气锁定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一股危机!
这小辈,是个疯子,这一剑是奔着杀自己来的!
“小宁先生,还请收剑。”
酒泉子轻声开口,他与雷云子各自祭出一缕力量,将细雪剑锋抬起,沉声道:“这里是天都城,不可出剑,乱伤无辜。”
嗡嗡嗡一阵剑气颤响。
细雪并没有回鞘。
宁奕微笑望向酒泉子,道:“两位前辈,还请放心。宁某的剑,不会伤到平民百姓。”
话音落。
细雪陡然下沉!
朱密头顶迸发一道脆响,他骇然抬头,看到虚空竟然炸开一道蛛网,宁奕硬生生扛着涅槃之力,再度砸剑。
疯了?
这是要对抗铁律?
宁奕这一剑,硬生生劈砍下去。
但响彻苍穹的,却是生硬无比的,“珰”的一声。
细雪剑身,迸发出一连串绚烂灼目的火花。
红雾中的老者,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宁奕的剑下。
他抬手屈指,将砸剑剑芒尽数接下,不见他如何用力,神性光芒,如萤火一般袅袅散开。
红雾在此刻摇曳散开,露出了一张苍老的,带着笑意的脸。
杀念如风雪一般缭绕,但这杀念主人,却并没有宁奕想象中那么冷峻严肃……甚至,眼中有一股柔和的温暖。
“收剑吧,小宁。”
老者拿着只有两人的声音,轻柔道:“在这天都城,你不能杀他。至少今日……不能。”
宁奕直直盯着老人,沉默着缓缓收回了剑。
细雪回鞘。
雷云子和酒泉子漂浮到老者身旁,恭恭敬敬道:“蒋老,劳烦您了。”
老者摆了摆手,示意二人不必多礼。
红雾重新将他面容笼罩,他转身回头,漠然望向朱密,道:“朱密道友,可曾有恙?”
被宁奕砸剑慑住心神的朱密,直到老者开口,这才回过神来。
他冷哼一声,整理衣襟,道:“不劳蒋殿主费心,朱某……不过是与小辈玩闹罢了。”
老殿主淡淡一笑,道:“如此甚好。既然只是玩闹,那么此事,今日便就此揭过了。”
朱密瞪大双眼,一时之间语岔。
“你……”
他万万没想到,这老东西的出现,看似是替自己抗下剑气,但其实是替宁奕逃脱惩处的?
这也太不要脸了。
“幸好道友没有出手,光明皇帝留下的铁律可在上面看着呢。”酒泉子微笑抬头,意味深长地望向那张符纸,旁敲侧击道:“按规矩,涅槃境在天都出手,可是要受到严厉惩处的。”
众所周知,涅槃境是凡俗超脱的登天之境。
这一境界的修士,身体将向着神灵蜕变……一旦成功点燃道火,那么实力便不再是其他境界修行者可以靠数量取胜的。
千万年来,除了极其个别的存在,几乎没有人可以在星君境界,抗衡媲美涅槃。
像宁奕这样的怪胎,自然就是“铁律”的疏忽。
天都铁律,到底约束不约束他的行为呢……其实是约束的,但要放在不同的事件背景下来看待。
今日这“蒋老”的出现,便是天都意志的体现。
铁律的主人,太子殿下,在此事件中,选择支持宁奕。
这个哑巴亏,朱密不吃也得吃。
“再不走,太子殿下可就要来了。”雷云子淡淡提醒,道:“到时候,想走可没那么容易了。”
“你们……”
朱密一张老脸,因为愤怒,憋得青红,他望向红雾老者,终究是没放下什么狠话,只一卷袖,带走了自己的曾孙,从虚空门户之中离开。
这个过程,宁奕没有再阻拦。
他始终盯着蒋老殿主的面容,即便有红雾阻挡,他依旧看得极其出神,而且认真。
摘星楼上空,重新恢复平静。
“走吧。”老殿主声音有些疲倦,目送朱密离去,道:“回去了。”
酒泉子,雷云子轻轻喏了一声,一左一右,同样准备踏入虚空门户之中,回归红拂河洞天。
“等一等。”
宁奕忽然开口。
红雾中的老者,闻言回过头来。
“前辈。”宁奕认真道:“我猜到您的身份了。”
“哦?”老者笑了笑,道:“这不难猜。”
地府十殿,无人可以撼动地位的楚江王,已经是极限星君,距离涅槃只差一线,即便如此……也只能排在第二。
连酒泉子和雷云子,都要恭恭敬敬称呼一声“殿主”的存在。
只有当年陪伴太宗,从缔造地府组织那一刻起,就位列第一的那位“杀圣殿主”。
女 尊 小說
地府第一殿。秦广王。蒋王。
这个身份,的确不难猜。
宁奕接下来的话,却让老者的笑意凝固了。
“前辈,您……与我娘认识?”
摇曳的红色雾气,忽然一滞。
老者怔了一怔。
已经踏入虚空门户的那只脚,缓缓抽回。
他重新又返身,来到宁奕身前。
老人声音有些沙哑,却是带着笑意,好奇问道:“小家伙,你……怎么看出来的?”
红色雾气,是杀气与剑念所凝聚,如风雪一般缭绕。
这股杀气,剑念,宁奕都觉得熟悉。
在灞都城……他见过。
宁奕低声笑了笑,坦诚道:“我见过她出剑,只有一次……但足够了。”
老殿主神情有些恍惚。
“你见过她出剑?她还活着?”
宁奕摇了摇头,轻声道:“在妖族天下,我娘留了一缕剑念,斩开白帝芥子山,还有灞都城……那一剑,救了我一命。”
一剑。
斩开白帝芥子山,还有灞都城。
老者先是一怔,然后快意地笑了起来,喃喃道:“这的确是她能做的事情……很久之前,她就说过,会给东妖域的白帝一个教训。她从不食言的。”
宁奕抬起头,望向老殿主,神情激动起来,连忙问道:“所以,您确实是认识我娘的,对吗?”
“她那样惊艳的人,谁会不想认识呢?”
老殿主面颊上的雾气消散后,再度露出了柔和的目光,他望向宁奕,道:“我听闻东境大泽的战事了。小宁,你也很惊艳,并不比她当年逊色。”
宁奕对老前辈的赞扬置若罔闻。
他焦急问道:“您与我娘是朋友?我找了她很久很久……在这世上,我找不到她的痕迹。”
老殿主沉默了一小会。
他轻轻呢喃了朋友两个字。
“我也很想是她的朋友……”
“只可惜……阿宁似乎没有朋友。”
他似乎陷入了五百年前的回忆当中。
过了许久。
老者这才醒来,自嘲笑道:“没有人敢接近她,所以也没有人真正的了解她……五百年前,阿宁就像是一束炽光,照亮这座天下之后,便消失无迹。”
他看到了宁奕脸上的失望之色。
这个少年,不知追寻了多久。
追寻到的,依旧只是幻影。
老者忽然一笑,拍了拍宁奕肩头,安慰道:“别灰心,我与阿宁的关系,没有你想得那么疏远。”
“很久之前,阿宁教过我剑法……还有如何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