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hb3火熱言情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討論-第166章 仙君表白1鑒賞-v8qqt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自己又是被哪波仇家给盯上了?
苏青之瞬间秒怂说:“大哥,有话好说,我家中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娇妻幼子,都指着我呢..”
黑衣人轻笑几声却并不接茬,苏青之刚要趁机拿出手里的细丝就听他说:“敢乱动就把你扔下去。”
行,绑匪大哥你最凶,你是大爷。
苏青之好生好语地说:“我全听你的,大侠你别冲动。”
“要多少银子?价钱好商量!”
沉默几秒后,绑匪大哥开始丧心病狂的笑了?
“挺可爱的。”
他侧目看着怀里瑟瑟发抖的小弟子下了结论。
我是洪荒第一人
苏青之听得双腿一软,影视剧里,一般亡命之徒说完小宝贝儿之后就开始干活了!
这地方越走越偏僻,我会被碎尸?
还是来一场美女与野兽的生死搏斗?
“咚!”
臆想的苏青之发现自己被绑匪带着落了地。
开始了..是吗?
能屈能伸,方是我苏青之!
“噗通!”
她很没骨气地跪在绑匪大侠面前,颤声说:“别杀我,我有钱!”
“不是我要杀你..是受人之托送你…哈哈。”
黑衣绑匪捂着肚子狂笑着,将发髻侧边的白梅都给震掉了?
“受人之托送我上路?他给你多少,我给你双倍银钱!”
不怕绑匪讲条件,怕的是绑匪直接开始啊。
苏青之一脸期盼,万分真诚地望着他补了一句。
豪放的绑匪大哥好像笑岔气了,梗着脖子,手在自己肚子上瞎摸。
好不容易顺了气,他冲自己吹了个很招摇的口哨?
“送你来此地,闭好眼睛有惊喜!”
他一口气儿说完,终于如释重负,转瞬就不见了踪影。
那你怎么不早说,害我担心了一路,还以为自己要命丧黄泉。
这么耍我很好玩吗?
莫非是小杨杨?
他知道自己明日要走送份礼,送就送呗还突然这么的惊吓。
暗市的大佬出手那肯定是大手笔,会送自己什么惊喜,一场绚烂缤纷的烟花?
怎么心还有点突突乱跳呢。
苏青之乖巧的闭着眼睛,忽觉自己周围有刺眼的光亮起来,听到李野贱兮兮地喊道:“三,二,一,开始!”
李野?
这是什么情况?
苏青之争开眼才看清自己站在一颗巍峨雄伟的银杏树下。
正是深秋时节,金色的叶片随风起舞,树干上用细丝串起一串一串的小星星,冲自己眨着眼睛。
再一看脚下,嚯!
面前的空地上摆了一个大大的心型,烛火摇曳中站着的人是冷千杨?
怎么莫名有点被人设计从校园宿舍叫下楼,要被表白的大型场面?
这可是名场面。
都说天时地利人和,苏青之忽然发现这个天时地利就先出了点问题。
风像调皮的坏小子,将地上的灯盏依次吹灭。
冷千杨蹲着身子,手忙脚乱地点火补救着,听李野在丛林后面探出脑袋大声说:“仙君,用结界呐!”
一时慌乱之下竟忘了这茬,他擦着额角的汗珠,设起结界柔声说:“怀玉,我..那个..好多星星,你可喜欢?”
折腾了一晚上,三个字变成了十三个字,进步神速。
只是,堂堂仙君,三界男神忽然成了小结巴?
别以为我会轻易答应你。
潜龙勿用之狂野俄罗斯 双刀三脚猫
“星星留下,人就算了。”
苏青之语气恶劣,赶苍蝇一样摆摆手。
“彩虹鸡毛毽子,我..我做好了。”
冷千杨打量着她的神色说。
瞧着熬成兔子眼睛的仙君,苏青之觉得心里的那些烦乱总算消减了几分,但是!
“你要留我,置花掌门于何地?”
“如雪只是师妹,那日我与她谈的是用灵器解救沧月之事,不是你想的那般。”
冷千杨擦着额头的汗珠,语气真诚热烈,好一个乱人心神的俏郎君。
苏青之呵呵冷笑,绕来绕去,你就是不肯说出那句话。
我还就不信了,今夜非逼你说出来不可。
她轻轻踮起脚尖,摸了摸冷千杨的发髻说:“仙君回去吧,有些事你没想明白。”
“怀玉!”
冷千杨捉住她的衣袖往怀里一带,蹙眉说:“我说了如雪只是师妹!”
“那我是你什么人?”
苏青之步步紧逼,仰起小脸咬牙切齿地说。
话本子上的那段话实在太酸了,但是不说,他就走了,豁出去了!
绝世妖神
冷千杨深呼吸一口气,使劲地眨了眨眼睛,对上苏青之的视线..卡壳了。
“仙君,你快说呀!”
藏在草丛里的李野恨不得变成他上前说出那句话,怀玉想听的只是一句话而已!
平日里仙君杀伐决断,自信沉稳,怎么这点事都做不好,真是急死人了。
“这是叔父赠我的信物,我送你,你可懂了?”
冷千杨从贴身衣衫里小心翼翼取下一个金锁捧在苏青之面前。
这带着余温的金锁上鎏刻了两句话:千锤百炼,风吹白杨。
如此珍重的戴着,恐怕在他心里,叔父的地位比母亲还重要。
但是冷祖宗,这会儿你是在表白,给我来这么一出?
别整这么含蓄,咱直接点,大大方方说一句我心悦你行不行!
苏青之的倔劲上来了,侧身看着银杏树上的星星说:“我只要你一句话。”
故意的,非要气我!
冷千杨手抚眉心使劲按了按,对上苏青之的视线张了张嘴,又一次..卡壳了。
人家产房生孩子的都出来了,就你还在肉。
“冷千杨,你不是男人,是怂货!”
苏青之讥讽一笑,推开他,转身大步离去。
“不许跟来!”
“不许靠近我!”
她手握小匕首,指着冷千杨恶狠狠地说:“咱俩此生再不相见!”
此生不相见?
真的是诀别?
冷千杨如被惊雷劈中,呆站在原地,眼看她走远,大喊道:“怀玉,我心悦你!”
“心悦你,一直都是你,生生世世,都是你!”
山坡上回想着荡气回肠的都是你,勾住了苏青之的脚步。
她的步伐稍一停顿,就被人从背后抱住了,男人俯下身头埋在自己的颈窝里蹭来蹭去,哑声说:“怀玉,我心悦你,舍不下你。”
冷千杨眼角的泪珠滴落在她的颈窝里灼热至极,语调哽咽着说:“不舍得你走。”
套路你可真是费老劲了。
苏青之心里甜的发齁,齁的很想钻进他怀里拱一拱。
“我是男子,你心悦我,不想要儿子了?”
她起了调笑心思,转身踮起脚尖,又一次摸了摸冷千杨的脑袋。
他俊朗的面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连带着耳垂也是透亮的红。
“领养一个,我会视如己出的。”
“送你的,打开看看。”
冷千杨小心地捧起一个暗红色的丝绒盒子递给她。
修仙界也没婚戒会是什么?
盒子这么大,莫非是南海月明珠?
还是祖传的翡翠玉镯?
苏青之捂着嘴唇笑意还是盛满了眼眸。
女人不管到了什么年纪,在收到礼物的刹那,还是很开心的,更何况是来自三界男神的。
她迫不及待的撕开盒子,发现里面还有一层,跟剥洋葱似的,当最后一层打开的时候,惊讶至极。
如此浪漫的景色和气氛里,你送我的是什么鬼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