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雲起瓦羅蘭 線上看-第956章 尋找與噩夢相伴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这是我所绘的岛上地图,红色所勾勒起来的是危险区域,白色线条代表的道路安全…有它的话,够你穿过森林绕开路上危险找到莱卓斯了。”
“谢谢你,约里克…你有想过要离开这里吗?”
“我…”
婉拒了对方的带路请求,或者说怕这会引来锤石的道森接过地图随口问了一句,对此明显心动的约里克摸摸胸口小瓶子,又对比了一下彼此的肌肤色泽,发现对方的白皙透红,而他的则是如石头一样的青色,看起来就像地狱恶鬼一样。
“我的职责是超度亡魂,只要岛上还有一个亡灵,我就不会离开。”
似是解释,又像是自言自语的回答响起,“你的觉悟令人敬佩。”道森深深凝望了约里克一眼,认真一躬后转身离去。
“莱卓斯、罗德、吊坠、后人、罪恶的源头…”
望着道森离去的约里克无声的吐出一个又一个词语,等到看不到那个离去的背影后,他迈步转身走向寺庙左侧深处墓园,藏在黑袍内的迷雾张牙舞爪的化作一个又一个人形,扭曲着在他身后不断晃动,似是一副极为喜悦的模样。
嗒嗒、嗒嗒…!
很快三具勉强保持着人形、驮背、通体漆黑,脸上只有一张骇人嘴巴,嘴巴内利齿遍布的尸体摇摇晃晃地从墓园内走出,在它们所途径的路上,一排排、一行行,漫山遍野的墓碑整齐的排列着,但它们所对应的坟墓却空荡荡,里面没有任何尸体。


“迷雾、生命林海的主人,牧魂人…”
来到山下的道森回头看了一眼被雾气笼罩的寺庙,约里克隐瞒了不少事情,不过大体来说并没有什么恶意。
还有一件事是约里克不曾察觉的,那就是他已经活了很久很久,身上气息既没有属于生者的,也没有沾染上亡灵的死意,他就像一个不该存在的人行走在了这个大地上。
这也许跟约里克从小就能看见亡灵,并与之交流有关。就像马尔扎哈那样,他们都是被受到了上天眷顾的宠儿,尽管这种恩宠并不被绝大多数的世人所了解,接受,甚至是被他人排斥。
“风之化身,伴我同行…”
很快收回目光的道森低吟一句,无形微风就环绕他的周身,将让他身上属于生者的气息吹得七零八落,让幽灵们再也无法对他进行尾随。
这是他从“神灵分身”,也就是有着迦娜降临的分身上得到的全新隐匿方式,每使用一次效果可以持续半日,足够他在这亡灵遍地的绝地中隐瞒自身。
解决了隐匿的问题后,道森依着约里克所画的地图离开森林,一路直奔海力亚北门而去。
在意识到生命林海的危险远超自身想象,以及这片林子还有一个令锤石都不敢靠近的主人后,道森就打消了独自寻找茂凯的打算,准备找莱卓斯这个亡灵中的异类多了解一下情况,再决定接下来怎么做。


海力亚北门,山顶之上。
阴阳师求生录 诗江月
“啪嗒、啪嗒…”
一枚银白色的玫瑰吊坠从高处坠落,未等它落入冰冷坚硬的地面,就有一个瘦骨嶙峋的修长手掌将其抓住。
其主人是个面容惨白,脸庞削瘦,依稀可以看出几分往昔英俊的男性。他正坐在一块灰白的石头上,石头上靠着一面伤痕遍布的盾牌,盾牌旁竖着一柄只有一小半的断刃。
在断刃的缺口处,是微光乍放的青色虚影,由此构成实体让剑得以与盾牌并立而不是倒下。
这正是与道森有过一面之缘的莱卓斯。
此时他的脸上写满疑惑,因为吊坠的项链断了,不知为何将他从噩梦中唤醒。
那个噩梦一如既往,他躺在血泊中,洁白的石头上流淌下刺目猩红,他的剑落在一旁,剑刃早以在先前的激烈战斗中崩裂。
那些杀死他的铁之团骑士们围了一圈,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用尽一切力量爬上这块石头,因为石头上有她,只不过她的身躯没有呼吸带来的起伏,手掌也冰冷异常。
没有愤怒、恐惧,痛苦,他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轻声呼喊着她的名字“卡莉丝塔”,希望她能睁开眼睛,但这注定是奢望的,但他却莫名有些满足,因为他和她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错过彼此,好在最后终于死在了一起。
“生不能同床共衾,死亦同茔而眠…”
低吟着的莱卓斯用鬼火般的青色能量熔开断口,让吊坠链条上的缺口恢复如初,看不见一丝异常,可他不会忘掉刚才它断掉的事实,起码这次活着的时候不会。
“有些冷清啊…”
自言自语的莱卓斯望向山下朦朦胧胧的城市,眉头逐渐骤起,花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发生了什么…他抗拒了黑雾的召唤,拒绝了作为监军参与这次蚀魂夜的扩张,然后就被控制黑雾的意志无情的抹杀了。
也许吊坠,就是在自己反抗时不小心撞到了那里,才导致断掉的。
“哎…”
解决吊坠断掉原因的莱卓斯长叹一声,在能选择的情况下他并不为此后悔。
莱卓斯永远也忘不掉自己为何在这里复活,他记得这块石头曾经有多么洁白,忘不掉坐在上面就能俯瞰整个海力亚,看到那沐浴在金色阳光中的整个城市,并为那些造型奇特但整体又极为规整的建筑,为这里免于战争与饥荒染指,为人们脸上的幸福笑容而感叹沉迷。
莱卓斯甚至幻想过,拿着吊坠,带着早就准备好,却不知遗失到了何处的戒指,穿上最华丽的衣服单膝下跪,向着受他邀请而来,静静坐在的这块石头上面,脸上带着一丝微笑,一抹羞红的卡莉丝塔求婚!
“咳咳…”
这过于美好的想象到此结束,被自己想法“呛”到的莱卓斯嘴角抿起一抹深沉的苦笑,因为他回忆起一些残酷的现实。
他并没有和卡莉丝塔葬在一起,卡莉丝塔也不是在这块石头上被杀死的,她从未在这里复活过,从始至终死在这里的人,就只有他。
嗤啦、嗤啦…!
苦笑中突然冒出的灼烧点燃莱卓斯身体,他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才发现半轮骄阳露出海平线,对这里投来了久违的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