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愛下-第一千零八十五章鑒賞

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小說推薦網遊之全能鍊金師网游之全能炼金师
虎山镖局,可以说是一个威名远播的大型镖局了,虽然比不上龙门,凤翔两个紧紧抓着前两名头衔的镖局,但也相差不远,尤其是要价公道,镖师武功大多出自些江湖中的二流门派,所以比外面那些普通镖局要更牛气一点。
这样的大镖局在各个城市都是有专门的地方的,这是县丞专门辟给他们的土地,一般除了镖局的真正所在地之外,其他的地方都只不过是他们留下来歇脚的而已。到底镖局里面的镖师们都是风吹日晒,很难有机会好好休息休息的。
虎山镖局的行脚处就坐落在整个宁州城最北面的靠近城墙那里,汤小面紧紧的,跟在常生财身后。他从小生活在宁州城当中对于往来在城里面的这些镖局,早就非常关注,也非常喜欢了。他还记得自己从小的梦想,就是报得一个不大不小的门派这日后也加入一个镖局过上了刀口舔血的日子。
虎山镖局虽然并没有龙门镖局那么出名但是这里的人却都是一顶一的牛气,从大老远就能看见他们正在行脚处聚在一起,一边喝着酒,一边谈论着昨天和的两场武试比赛。
“嗨,我就跟你们说了,那玄天武馆个顶个的都是高手,你要是按我想的呀,昨天那几个人赢的就离谱,尤其是那个无名无派的小吧,那一声功夫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竟然那本出神入化。”
无界山
“他那拳脚功夫我们全然没看过,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但他这人很神奇,前期一顿被动挨打,到后来就突然好像有了高人指点一般竟然重挫玄天武馆两名高手,这就有些不寻常了。”
毒后倾国 鹦鹉晒月
离这大老远,他们想念就听到了这两人的说话声,也八成想到了这人应该说的就是自己,顿时感觉脸上羞红,不太敢往前走了,生怕被人认出来被别人说你的武功实在是有够离谱。
常生财却全然不知依然往前走着,他现在最想弄明白的就是到底是谁偷了紫砂帮的器具,他曾经看过的那些推理书籍和早已经扎根在他脑海里始终蠢蠢欲动的想法现在终于破壳而出,并且越发的不可收拾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现在热血直往脑袋顶上冲过去,让他始终无法平息,他感觉自己成为一个侦探的愿望在这个世界马上就要实现了。
虽然汤小面没有理解为什么常生财那一脸的笑容是为了什么,他更无法理解这个人为什么走路都起了范儿了,对于长生才怎么突然变成了这副样子,他是完全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到底说虎山镖局是一个大镖局,里面的弟子的还是对于武艺有着追求和执念的,汤小面刚一进到虎山镖局的正门就看到数个弟子正在几个练武器材面前张牙舞爪的好像是在练习着什么,口中不断吐出白气,这正是练功,练到内力迸发的预兆,可以说如果一个人练到这种情况下的话,他就已经距离,成功很近了,也就是说他即将突破了。
“你们好,我想问一下你们这里管事的人是谁?”常生财笑眯眯地看着几个坐在那里的虎山镖局镖师,他们一个个都肌肉虬结看上去就跟另一个世界当中那些健美教练一样,对于这样的人,常生财不想与他们发生什么特别正面的冲突,他能看得出来,这些人虽然有一部分人已经拥有的内力,但大多数都只不过是非常粗浅的内家功夫罢了,并且大部分的人其实这种内力可以说是时有时无,根本不值得与其一战。
但很明显这些大汉对于自己这一身肌肉还是非常自信的,并且他认为自己这样子平日里走边闯荡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也就想当然地认为,就算是遇到一些内家高手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了。
平日里在山林里走镖,就算是真的遇到些对手,也不过是些山野毛贼罢了,尤其是听到虎山镖局这四个字,不管是什么毛贼,就算是盘踞着三个山头的人,也都会乖乖的让开一条道来。
可以说这些标识其实大多都是虚有其表,其实并没有与别人真正的正面战斗哪怕一次。大多数走标的时候他们依仗的不过是虎山镖局这四个字罢了,而对于其他的如何打熬筋骨,如何成为更厉害更知名的镖师则有些懈怠。
那大汉一眼看到了常生财身后的汤小面,昨天的那场武试他也有看,可以说面前这个小伙子在他心里已经留下了很重的分量。他在所有镖师当中还算是喜欢为镖局多考虑一些的,昨天看了汤小面的精彩的战斗之后他就感觉这个小子早晚是要被大门派选择成为弟子的,为了以后让虎山镖局可以不要再这么屈居人后,这个小子如果能加入进来的话,完全可以改变一些东西。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小兄弟不知道你这是为何呀?有些什么事情想要问我,你尽管问。”
看着镖师对汤小面一脸殷勤的模样,常生财心里也感觉到了一些不太开心的感觉,到底怎么说?自己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并且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所有人对于这几个天榜第一高手,都应该是完完全全的认同和认可的吧,现在竟然能直接越过自己直接去跟汤小面引起,这实在是让他有些理解不了。
“这位师傅我有两个问题想要问问你们,不知当讲不当讲?”
第一次面对这个自己曾经梦寐以求想成为的镖师,汤小面刚开始还有些紧张,再一看他对于自己竟然这么殷勤客气心里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这位小兄弟淡忘无妨,只要是不涉及我们内部的这些隐私,你想怎么问怎么问没有人管你的,这点你可以放心。”
标识虽然说话客气,但不得不承认,还是让人感觉心里雾气罩罩的,一下子反而不敢说话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想问的问题,对于虎山镖局来说,到底属于什么样的类型,是涉及的,还是不涉及的。
“哈哈,小兄弟,没有什么害怕的,但问无妨。”镖师可能也发现自己刚才那段话,说的确实有些过于生硬了些,面前这个孩子顶多只有十四五岁而已,如果自己说这两句话,就把它给吓坏了,可确实不太好,可能甚至会让他感觉,镖局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方。
“我就想问一下你们那天跟紫砂帮的人把东西放到仓库里之后干了些什么?”看汤小面总是不能发问,常生财可根本克制不住了,并且他知道,如果继续在跟这个人扯皮的话,只会越发的浪费时间而已。
“你是什么人谁让你这么问的,你知道吗这件事情就属于你不该问的东西就属于真正的隐私,你明白吗?”看到有人竟然这么问,这个镖师瞬间收起了刚才的笑脸,满脸狐疑的看着面前这两个人,那天晚上他们确实是喝了酒,并且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喝的真的不是少,而是非常的多,甚至说,第二天险些都没有醒过来,一直睡到的日上三竿。
不仅是他就连旁边的人,都马上放下手里的活计把头撞过来,死死地盯着这里,他们这些人平日里走南闯北过了,遇到的事情,自然而然的也比别人多一些平日里也都是被人约束惯了的不仅连酒都不能喝,如果是出门的话很多的茶楼茶馆和食肆都不是他们能进的,只能去一些已经被安排好的地方进行吃穿用度。
拒不为后:暴君,请止步 五道
所以那天晚上,他们就多喝了几杯,正好也是那边紫砂帮弟子张罗起来的,反正他们想着多喝一点也没有什么关系,第二天就可以好好的睡个午觉,应该没什么问题但现在,竟然有人来到这里向自己询问难不成,他是想要进行,向上面的汇报不成。
眼看着刚才还和在可亲的人,突然变成了这副样子汤小面有些害怕的往后挪了挪,虽然这几个人看上去能力也都一般不像是有什么特别厉害招式的样子,更何况自己跟着常生财走在一起,就算是真有些什么问题,常生财也会替自己把这件事情完美的避过去,不可能会让自己受到哪怕一丁点伤害的。
如果说哪里还安全的话,这里就是真正的最安全之处了,汤小面抱着这样的想法,也就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多问了,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事情会如何继续发展。
“说你们两个到底是哪里人?有些什么话要跟我们说我劝你们有些什么话赶紧说出来不要等到时候哥几个跟你们动了手,你们才知道谁是真正的厉害。”那个镖师一边说着一边捏着手指头朝着这里走来,而他身后那群人也紧紧的跟随在他身后做人相同的动作,看来,他们算是彻底的把长生才和汤小面两个人当成了敌人。
“哥几个不要动手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有些事情必须问的,清楚明白的才是更何况我们是被人家专门找过来,调查这件事情的,也就是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总是要问出个究竟才是。”面对着这几个朝着自己走过来的人,汤小面并没有害怕和恐惧,反而多了一些冷静说出这些话,也是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方式,让他们知道,自己二人也不是他们的敌人。